•   “咱们这个短靴里面是加毛毛的,只要89块钱,外面可能要一两百块钱……”每天上午9点到12点、下午7点到晚上11点多,杨鹏都会准时出现在直播间。受到电商冲击,这个在泺口批发鞋的老板已经完成了转型。如今,他一天最多能在直播间卖出5000双鞋,是之前做批发生意时销量的5倍。

      11月8日中午11点多,泺口鞋城二楼。因为不是周末,顾客不算多。跟之前把商品放在柜台上不同,几乎所有商家都把鞋子平铺在地上,鞋子旁边或者店铺门口支着三脚架。对于一些传统批发商来说,直播甚至成为主要销售手段,很多批发商也成了主播,不管男女,不论老少。据悉,泺口鞋城二楼通过直播卖货的已经有几十家。

      34岁的杨鹏刚做完一场直播,三脚架就扔在店外。走廊里,工作人员在忙着打包,每天打包的快递达数千个。不一会儿,快递小哥就拉着小车来收货。店内还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打单子,桌子上一摞摞的都是快递订单。

      杨鹏原来是理发师,在聊城老家,姐姐在泺口做批发生意。“那些年批发生意很好做,我2007年就到了泺口鞋城开店,做鞋、衣服的批发和零售,客户主要分布在山东周边。”他介绍,那时一天能有二三十个客户,每个客户订四五十双鞋,一天的销量有1000双左右。

      “后来受到电商冲击,我也开过淘宝店,但效果并不好。”杨鹏说,2015年,他感受到了电商的巨大冲击,市场人流少了,来拿货的客户少了,他甚至一度想过换个行业试试。

      去年9月,他看到有些同行转到快手上做电商,也想尝试一下。而他称得上泺口鞋城做快手电商的先驱。

      “第一天直播时很紧张,都不好意思露脸,我又没有什么才艺,不知道说啥。”刚开始的几个月,杨鹏每天直播6个多小时,嗓子都喊哑了,却只能卖出一两双鞋,有时甚至不开张。去年“双11”,他仅卖了十几双鞋。

      因为没有粉丝,他感觉每天直播都很煎熬。但怀着对这种新销售模式的信心,他咬牙坚持了下来。“这种销售渠道可以同一时间段聚集大量的粉丝到直播间,而且可以面向全国市场。”他说,其实对于消费者来说,买鞋便宜了。原来,他店里的鞋都是批发给老东门、西市场的客户,然后再加价卖给消费者,而现在省去中间环节,他直接以批发价卖给粉丝。

      转机出现在今年春节后。过了年开始直播时,他明显感觉流量上来了。他拍的一个鞋子的短视频,涨了2万粉丝。

      “11月5日至6日,快手电商节,我两天卖了8000双鞋,这在之前根本难以想象。”杨鹏说,尽管除了他自己,店里又招聘了两名主播,他还是觉得累,嗓子疼。最多的时候,他一天能卖5000双鞋。

      现在跟之前不同,之前主要是批发,对着一个个客户,现在直播间里最多的时候有三四万粉丝,他的鞋子卖到了新疆、西藏、东北。“我的客户有些比我转型还早,比如临沂的客户,他们早就开始在快手上直播卖货。”杨鹏说,这些客户现在直接找到厂家,批发生意也越难做了。

      “我现在什么饭局都参加不了,每天都得直播,有时早上9点来,一直在店里待到半夜12点。”杨鹏说,现在只有每天回家躺到床上的时候,感觉最舒坦,但早上一睁眼就发愁:今天播什么?做主播需要给粉丝持续不断的新鲜感。

      据悉,除了内容在不断丰富,杨鹏也在增加商品种类,他们现在还卖化妆品、日用品。他还想扩大团队,增加主播。

      采访过程中,不但杨鹏的店员在拍短视频,其他鞋店的老板也来凑热闹。“生活日报的记者来泺口鞋城采访了!”对于他们来说,涨粉是第一要务。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酒店用品
    酒店用品
    2019-11-20 02:08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
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